当前位置:首页 > 总裁偷拍 > 蚀骨恋人

第一百六十五章 前夕

    一个月以后......

    月影被树叶筛落一地斑驳,微风送花香,又是一个静谧的夜晚。

    这时有脚步声传来,力道矫健而快速,虽未见来人是谁,却也可以肯定是一个练家子。来人带着一阵风扑来,吹起了立于斑驳枝叶疏影之中伟岸背影的一袭白风衣。有力的抱拳声之后响起一道浑厚有力的声音“顾少爷,你吩咐的事情都处理好了。”

    “很好。”听见满意的答案,那戴着白狐面具的男子缓缓回过身来,望着单膝跪地的黑衣人,面具下深邃的眸子愈深。

    与此同时,卓家堡,交易前夜。

    卓延进来的时候迎面撞上了同样回来的卓子寒,四目相对,谁也没有言语,可是仆人却分明感觉到两位少爷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就连周围的空气都在他们不动声色的较量下被消耗得越来越稀薄了,而他们这些小喽喽如果不快点想办法离开的话,很可能就会被殃及。

    一个月没见,卓子寒变了很多。这个“变”不是指他的发型和着装风格变了,而是他从头到脚里里外外散发出来的气场就是给人不一样了。沉默冷凝的神色与先前有话说话的直率性格截然不同,虽然他以前那种嘴上不饶人的性格确实惹人讨厌,可是倒也不是一个城府深的人,倒是现在,这样沉默的他,这样冷静的他,倒让卓延有些读不懂了。

    蓓灵的事情他不是不知道,只是当他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事情已经发生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他知道蓓灵在卓子寒心中是占据着多么重要的一块,他也知道蓓灵的离世会对他造多大的打击,而蓓灵的离世自己有着脱不了的推动的关系,如果不是自己说了那么伤人的话,蓓灵就不会心死到如此程度,直到最后都是含恨而终。蓓灵是卓子寒这辈子最爱的女人,他知道他可以为她做任何事情,哪怕是蓓灵想要取他的性命他也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双手奉上。这个女人是被他捧在手心的宝,可如今他手里的宝却碎裂在了看不见的地方,卓延不知道卓子寒的心里该有多痛,他曾设想过卓子寒在蓓灵离世后会将恨意转移到自己的身上,然后对自己展开疯狂的报复,他想到过疯狂的他,他会直接拿着枪冲到他的别墅里一枪奔了自己要他血债血偿;他想过他会从此一蹶不振,他想过他会把怒气牵连到众多的人身上,却独独没想到会是现在这样的。

    独独没想到,再见时,竟是这么平静的他。

    卓子寒淡漠的望着他,平静的望着他,那种神情像是在看待一个从来不认识的人一样,没有感觉到很深的恶意,也没有感觉到足以毁灭一个人的恨意,甚至连一丝丝怒气都在他身上寻不到踪影。他的外形没有怎么变,只是原本稍显丰朗的脸庞如今消瘦了些,倒让本就精致的轮廓更加明显好看了,精神迥然的模样完全不似一个刚刚经历过大起大悲的人,憔悴二字现如今实在还与他挂不上勾。

    卓延对卓子寒的表现感到意外,却又好像是在意料之中。视线越过卓子寒往他身后站着的凌日看了一眼,相比,卓子寒能这么快从蓓灵的悲痛之中走出来也是多亏了身后这位军事的帮忙吧。或许在外人的眼里,卓子寒如此冷静淡漠的表情是因为想到卓延好歹是自己的亲弟弟,再怎么也不能为了一个女人手足相残不是?卓家的家规严格到什么样的程度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又怎么会容许子孙之中有爱女人胜过爱兄弟的存在?

    所以黑人们都说,卓子寒虽然爱蓓灵却也不能真的为了一个女人与兄弟反目,可是心里的怨恨又无处发泄,只能深埋心底。故而当再次与卓延正面碰上的时候,他只能以这样的沉默去面对他,这也是他能做到的最大限度了。

    表面上或许是这样的,可是却只有卓延知道,卓子寒绝对不是这样能做到忍气吞声的人,他一向直爽惯了,向来是有仇报仇有怨抱怨,而今能保持这样的沉默绝不是因为他因为家族规矩而选择了原谅,不过是看在卓继南的面子上在积蓄更深的力量罢了,只待时机一到,他便会好不犹豫的反击,给他送上最致命的一刀。

    从小一起长大,卓延是再了解不过他这个哥哥的,自从他的生命中出现了蓓灵,他的世界便只是围着她转,她在他的全世界就在,她不在了,他的全世界也就坍塌了,人都是又求生欲的,所以他小心翼翼的呵护着他的全世界,可是他的全世界却还是坍塌在了他的眼前。再看他们卓家,表面上是一个富贵的大家族,可是亲情血脉这些却从来不值钱,他卓子寒又怎么会为了这可笑的唯一联系而放过他这个他眼中最万恶的杀人凶手呢?

    看到这样卓子寒,卓延也不得不在心里肯定他的成长,至少他懂得隐藏自己的情绪了,默默的积蓄力量才能在关键的时刻给敌人致命的一击。而这一击是卓延该承受的该接受的,是他害死了蓓灵没有错。

    当时收到蓓灵去世的消息的时候卓延还是很震惊的,派人去调查却也被卓子寒的人将消息封死了,什么也查不到,故而卓延不能确定蓓灵最后的死因是不是因为自己推她的那一下。他知道自己用了十成的力,也分明是知道蓓灵必定会伤及内里,可是以蓓灵练家子的身体状况不会致命才是,又怎么会在离开之后就莫名其妙的死了呢?虽然不能知道蓓灵的最终死因,但是卓延却能肯定,一定是有人在暗中操纵,目的就是为了最终嫁祸于他,让他和卓子寒只见的关系更加恶劣。对方这么做的目的向来为得就是让他能和卓子寒自相残杀最后好坐收渔翁之利吧。卓延知道,就算他把自己的猜测告诉卓子寒,他也一定不会选择相信自己。所以他现在能做的,也只能是尽快将幕后那只黑手找出来,亲自带到卓子寒面前,这样或许才能有一丝缓和的机会。

    又经过自己在背后的一番摸索,卓延更加可以确定,蓓灵的死是一场预谋,而目的显然就是为了达到现在这般目的,两者相争,必有一伤。这样的事端又偏生这般巧妙的安排在即将进行泪海大交易的时刻,还真是一举多得啊。

    这样的对视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知道听见仆人礼迎卓继南的声音响起,二人才结束了这样的对视,照例向卓继南行了个礼。

    卓继南在张管家的搀扶下拄着苍鹰拐杖稳稳的走了过来,在卓子寒和卓延中间站定,左右将他们各看了一眼,而后甚是欣慰的点了点头,不过一月光景,他这两个儿子看起来倒是长进了不少,身上的气场终于有点道上人的模样了于是伸手拍了拍他们的肩膀道“好小子,都别在这儿杵着了,进去吧。”

    两人应声,而后毕恭毕敬的跟在卓继南的身后进了餐厅。还是照着惯例在各自的位置上坐下,桌上的气氛也依旧是一沉不变的拘谨沉闷,卓继南看着他们两个都明显更加淡漠更加无情无语的神情,心中甚是畅快,抬手捋了捋胡须,不紧不慢的开口“老二。”

    卓继南唤他,卓子寒忙恭敬的答声,做出认真聆听状,卓继南又道“蓓灵那丫头的事,我都听说了。要知道人生不能复生,你也要节哀才是。”

    “是,谢父亲记挂。”

    “我今日叫你们回来,想必你们也都知道是为何事。明日的泪海大交易是我们卓家堡举办的一年一度的大型交易会,于我们卓家而言,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商会,届时我会亲自出席,而你们,作为卓家的一份子,自然也是要到场的。到时候会有世界各地同行前来参加,你们可要给我好好把握好机会,多加历练历练才是。”

    在卓子寒和卓延的答应声中,卓继南又列举了一系列的重要任务,一场家宴下来,所有该交代的倒也交代得清楚了。卓子寒和卓延两人今日表现出来的沉稳与淡定都是出乎卓继南意料之外的,却又不得不暗自感蓓灵的作用之大。就因为她区区的离世却可让自己一双儿子性情大变,还真是死得其所倒不辜负他多年来的栽培之恩啊,哪怕是死到临头了还帮了自己一个忙。

    一场家宴下来,卓子寒和卓延未曾有过交流,都是卓继南说什么他们就听什么,到后来卓继南先离席了,两人也没有要说点什么的打算,起身离席就要各回各家去忙活准备明天的事宜。

    走廊上是卓延先叫住了卓子寒,他问他“没有什么想要问我的吗?”卓子寒却皮笑肉不笑“三弟做事什么时候轮得到我来问了吗?”

    卓延又怎会不知他心中有气有恨不愿意与自己有过多的交流和牵扯,可是有些事情哪怕他不信自己,站在一个做弟弟的份上他却也不得不提醒他一下“明天的商会会很危险,至于危险来自何处,我想你应该知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