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小说 > 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

第一百九十六章 不愿再等

    沈衣雪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絮絮叨叨地究竟说了多久,最后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而历劫却始终只是安静地拥着她,安静地听着,安静地任由她,发作着她的小脾气。

    洞府中也是一片安静,天地之间似乎只剩下了这两个相拥在一起的男女,时间也似乎不忍移开,想要永远地停留在这一刻。

    许久,沈衣雪终于抬起头来,仰着泪痕斑驳的小脸,无比认真地看着历劫:“你要记得,从今以后,不准斥责我,一个字都不能!”

    历劫看着依旧凝在女子长长眼睫上的泪珠,又看女子故作严肃的脸,脸上露出一个宠溺的微笑:“好。”

    他只说了一个字,就再没有了下文,目光却是依旧落在女子的脸上,不肯移开半分。

    沈衣雪被他看得心虚,情不自禁地想要低头,只是这一次却被他腾出一只手来,托住了下巴:“丫头,不要躲着我,好不好?”

    沈衣雪一愣,也不知道他这话,竟是在说之前自己在圣山脚下推开他,回避他的事情,还是在说此刻自己回避他的目光的举动。

    只是男子认真中带着怜惜的眼神,却是让她的心怦然移动,似乎在那一双深邃地如渊如海般的眸子里,看到了漫天的星光璀璨。

    沈衣雪只觉得自己整个人是都要跌入其中无法挣脱,而那样的温柔,也让她情愿沉迷,不愿挣脱,只能是下意识地点头。

    然而她却还忘记了,此刻男子的手,正坚定而温柔地托着她的下巴,于是这轻轻地一点头,几乎半张脸,都埋进了男子的掌心。

    温热的呼吸,连同柔软的,似乎能让人融化的触感一同传来,顺着历劫的掌心,瞬间就传遍了四肢百骸,让他整个身子都是一震,如同触电一般。

    沈衣雪不知道,这一刻历劫的心理究竟是如何变化的。只是在她也就刚刚醒悟过来,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就觉得下巴再次一紧,竟是再一次被历劫抬了起来。

    她楞了一下,尚未反应过来,就觉得男子微微颤抖的炽热呼吸,瞬间扑打到双颊,随即两片微凉的,柔软的唇就贴了上来!

    沈衣雪蓦地瞪大了眼睛,只觉得心都跟着漏跳了一拍,脑海当中更是一片空白,手足无措,根本都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了!

    历劫的目光愈发深沉幽暗,让她一头就撞了进去,如同陷入了深不见底的旋涡当中,根本就无法自拔。

    女子瞪得大大的眼睛,愕然的表情,似乎让历劫想到了什么,目光一闪,辗转在她柔软唇瓣上的力道,蓦地加大,比之方才,突然就霸道了许多!

    沈衣雪只觉得,原本小心翼翼,无比温柔的男子,突然就变得凌厉而霸道起来,就连气息似乎也在一瞬间炽热了许多,似乎要将她整个人都融化掉一般。

    这段时间以来,二人生出的隔阂,也在一瞬间跟着融化。

    他的气息,更是因为她的愕然,不知所措而长驱直入,攻城略地,转瞬之间就搅动了漫天风雨,让她的整个身心,完全都被他的气息所充斥!

    沈衣雪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何时被男子打横抱起来的,只觉得眼前金色的光芒一闪,随着男子的手掌会出,幻如魔帝洞府的门口,就被一道金色的结界完全封住。

    一时间,天地俱寂,二人眼中,除了彼此呼吸心跳的声音,竟是再无其他。

    沈衣雪整个人恍如卧在云端,却比云端更加温暖;又颤颤巍巍,如同一只小船,随着波浪起伏。脑子里更是一片空白,甚至不知道历劫是如何走过通道,将她轻轻地,如同安放一件易碎的珍宝般地,放到了她初初醒来的地方。

    “丫头……”

    男子的声音终于是再一次从头顶传来,比之前更加低沉,似乎多了一丝难言的意味,“不要再离开我……”

    沈衣雪瞪大了眼睛,下意识地点头,随即就觉得眼前的光线再次一暗,男子整个人都欺了上来,只以两条手臂支撑着二人之间最后的距离。

    男子银色的发丝垂落下来,正落在她的脸庞两侧,如同一个小小的帐幔,里面只有两个四目相交的人。

    沈衣雪的脑子里再次变得空白起来,心头竟是没由来的一阵慌乱。

    以往的时候,历劫虽然也曾经主动地亲过,抱过她,然而却都是适可而止的,二人之间的关系也仅止于此,唯一的一次肌肤之亲,竟还是发生在沈衣雪的幻境当中。

    然而却从来都没有真正地,如此刻这般亲密无间过。

    女子无辜的,还带了一丝茫然和疑惑的眼睛,让历劫有种哑然失笑的感觉,然而心底涌出来的却是更加浓重地宠溺。

    “傻丫头……”

    他轻轻低喃,声音低沉而带着磁性,随即低下头去,竟是直接落在了沈衣雪依旧瞪得老大,似乎比平时更大的眼睛上面。

    沈衣雪只觉得眼前一暗,本能地闭起了眼睛。记忆却是在这一刻再次开了闸门,耳畔似乎再一次响起了历劫那一句“丫头,闭起眼睛”的话来。

    她终于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

    只是也因为这一丝回忆,让原本暧昧旖旎的气氛,在不知不觉间,似乎就发生了某种变化!

    闭起眼睛的一刻,肌肤的触感似乎更加敏锐,男子的呼吸,湿热的嘴唇,每一次轻微的触碰,都让她的身体开始情不自禁地战栗。一时间,就连呼吸也跟着紧张起来。

    历劫的目光,再一次暗沉了下去。

    曾几何时,这样的情景,就那么突兀地,通过众生镜出现在他眼前。然而那个时候的他却是一无所知。

    他知道,那一切都是那个丫头的梦境,只是那梦境却是真切地让他心疼,也让他自责。

    不同于因此灵虚子斥责了她两句的自责,他当时的自责,是一种追悔莫及的心痛,是一种情愿付出一切代价,换取时光倒流的决绝。

    如果他当真可以逆天,逆转光阴,他宁愿最大的代价,回到她前世的时候,回到他第一次见到她的那一刻,然后就此带着她,在人间寻一出山明水秀之地,再不出现在人世间。

    又或者,回答她中了迷情香的那一刻,不是带着她四处奔走,辗转六界,更不会对着她说那一句“丫头,嫁人吧”的话。

    他就直接给她一个答案,一个她从前世苦等到今生却始终没有等来,一个他想要回答的时候,她却已经香消玉殒,再听不到一丝一毫的答案。

    他只是不想,也不愿,再这样一次又一次地失去她,谁知道,下一次她是否还能之前那般幸运,谁知道,下一次他又是否还赶得及出现?

    万一……只要一个万一,后果就是他不敢想象,更是他承受不起的!

    历劫在害怕,他害怕会当真失去她。尤其是这一次,他被送到魔界,而她却跑到魔界去孤军奋战。他试了无数次,却终究是无法真正,彻底地出现在她的身边!

    如今,他好不容易才将她从神界接应了回来,却又因为一个灵虚子,惹得她伤心委屈,同自己闹了那么就的别扭。

    所以,他不想,也不愿再等下去了!

    男子的吻,初时温柔绵密,如同春日的细雨,却又带着夏日的炽热气息,让人几乎都要燃烧,都要融化。一路绵延,不肯放过她的每一分,每一寸。

    沈衣雪觉得,自己一定是喝了酒,比修真界圣兽宗的醉仙翁更加美妙,却也更加醉人的佳酿,让她一直从身体,沉醉到了灵魂。

    她感觉到了男子炽热的呼吸落到她的脸颊,夏日午后的热风,吹拂着她脸上每一根细小的毫毛,直达心底深处。

    她也感觉到了男子的小心翼翼的指尖从她的脖颈划过,让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开始微微颤栗起来!

    她还感觉到了……

    这一刻,什么魔界,神界,什么灵虚子,所有的所有,全都统统被抛到了九霄云外。整片天地似乎都成了一片空旷寂静,他们的世界,只有彼此。

    如果,这一刻继续延续下去。

    沈衣雪感觉到,历劫的指尖,也就刚刚滑到她衣襟的丝带上,甚至都还没有完全触摸到她的衣领,沈衣雪就觉得,身下突然微微地晃动了一下。

    一开始她还以为那只是自己的错觉,然而等她完全放松了自己,甚至连化雪禅衣上面禁制也悄然撤去,却迟迟没有等到历劫下一步的动作。

    她有些不满地睁开眼睛,却见上方的男子,眉头已经微微拧了起来,目光中流露出一丝疑惑,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似乎是为了印证沈衣雪的猜测,就在她想要开口询问的时候,身形的紫玉大床,再一次开始晃动了起来。

    这一次的力道,却是比之前那一次,更为明显!

    待到第三次震动传来的时候,沈衣雪和历劫对视一眼,突然就明白了过来,不是他们身下的紫玉大床在动,而是整个地面,或者说,整个洞府都在震动!

    这里,可是当初幻如魔帝所居住的洞府,不说多么奢华,但是结实牢固程度却是毋庸置疑,何况方才历劫还特意以真气封住了洞府的大门口。

    一想到被自己的真气封住的大门,隔绝了外界的声音,也隔绝了外界的视线,历劫的脸色猛地就又是一变!

    他低下头,看了一眼怀中目光已经逐渐开始恢复清明的女子,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歉意,深深地叹了口气,终于是猛地直起了身子,一挥手,将自己封住洞府大门口的真气,给收了回来。

    就在历劫收回真气的一瞬间,无数细碎而嘈杂的声音,就如同泄洪一般,猛地就冲了进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