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王妃不做聚宝盆

第四百六十八章 改道陵西

    仿佛是神话巨制里面被符箓阵法笼罩了一般,就在柳紫印刚刚收起身边兽魂刹那,还没来得及向云冥那边的兽魂动作,就见到被他释放武元气笼罩在内的一干影影绰绰由上及下粉碎成灰。

    “冥冥……”

    某印无言以对,那可都是她的银子,她在颜家的表现还有他们儿子未来的老婆本呐!

    只是无语的喃喃一句,远处的人便蓦然回首。

    兴许是周围障碍已除的缘故,云冥阔步向她这边走来。

    “何事?可是哪里不舒服?”

    “嗯。”

    瞧着自家男人关切的目光,柳紫印都不好意思明说他刚才那一下让自己损失多么惨重。只能含泪望着兽魂消散的那边,木讷地点点头。

    “哪里不舒服?这里离天吴还有些路程,不如先改道去陵西找个大夫看看,那边比较近。”

    【岳父大人别慌,不对,你应该慌!你毁了我家姑奶奶的发财计划,她是心疼。】

    “我?何时?”

    【就在刚刚,您灭了所有兽魂的时候。】

    “……”

    云冥顿然蒙了,所以他家小娘子到底又要做啥?

    正有些不知所从,云冥默然看向某印身后方向。

    他轻抚两下柳紫印的背。

    “丫头你顺顺气,要是为了兽魂的话,我可将功补过。”

    “你是认真的么?”

    “喏,你看身后。”

    柳紫印依言看向身后,果然见到自己身后方向又涌现出刚刚地情景。不过同时她又下意识地看向其他方向,发现很奇怪的现象。

    为何偏偏只有她这一边还有残余涌现出来?

    “冥冥,难道你的武元气覆盖面还有局限么?”

    “自然不是。”

    “那为何独独只有西面有……”

    “我也不解。”

    “先不说这个,兽的交给小七,我们清场以后,你灭掉剩下的。OK?”

    “额…好。”

    久而久之,许多现代词汇云冥已不需小七帮忙同步解释,比如当下某印这个奇怪的手势。

    小七和云冥配合默契,不多一会就湮灭了又一批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魂魄。

    与此同时,凌绝等人也两人一组从不同方向回来,分别驾着一辆马车。待到马车到了他们近前,云冥亲自比较了一下,才指着其中一辆无论是外面还是内里都更好的马车叫柳紫印上去。

    马车再次奔驰在官道上。

    “咦?冥冥你不是说要先去陵西么?”

    “那是在你不适的前提下,现在要赶紧赶回天吴去。”

    “我觉得这次后面的事儿比较诡异,应当先去陵西看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还是先回天吴。”

    “……”

    若无要紧的事,云冥是不会扫她的兴的,更何况,眼下她还不只是为了闲逛,确实是陵西的方向让她觉得倍感不安。

    反手揪住云冥衣领。

    “冥冥你跟我说实话王府,不,丹庐是不是出事了?”

    “岳母有父皇母后护着能有什么事?”

    “你知道我说得不是这个。”

    “放心,初吉和小舅子和宅内人俱安。”

    话说到这里,柳紫印不再追问,而是长出一口气依靠在车壁上。

    “那边硬,还是靠在我身上吧。”

    “我觉得比起这车壁,冥冥的嘴更硬。”

    “……”

    “既然人都没事,那出事的不是生意就是炼丹了。”

    “……”

    云冥缄默不言,很多年了,他的心事掩藏的很好,甚至连亲娘都不一定能猜透他的心思。而今,一个于他而言相识并不久,成亲也不久的小丫头,竟能如此轻易顺藤摸到瓜。

    这种感觉…很奇妙,很好。

    不闻他开口,柳紫印就晓得八、九不离十了。

    “冥冥,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你就照实说,我那个败家弟弟到底亏了多少?”

    “并不是店铺生意出事。”

    “初吉炼丹把丹炉给炸了?”

    “没有,只是三只丹炉连带里面的几颗丹药被盗了。”

    闻言,柳紫印抚了抚心口。

    “哦,那我就放心……冥冥你说啥?啥丢了?丹炉?还是那么大三只?”

    “嗯。”

    “里面还有几颗丹药?”

    “嗯。”

    “那你还敢说损失不大?”

    柳紫印不由为此目瞪口呆:这个时代太疯狂了,这贼不仅偷金蛋,就连下蛋的母鸡也不放过!

    云冥见她鸡冻的样子,单臂揽住她的肩头,试图叫她冷静下来。

    “丫头别紧张,这个缺儿我帮你补回来。”

    “东西是你偷的么?”

    “怎么可能。”

    “那为啥你来填窟窿?而且冥冥我还告诉你,这回窟窿大了。不单单是因为那三只丹炉,咱家那臭小子炼丹,寻常品相的丹药从来都是一炉一炉出货的,你要说里面只有几颗丹药,不是神品也是极品。”

    云冥不敢接话,看来她更了解这个非亲生的儿子。

    见他不吭声,柳紫印又气鼓鼓地问。

    “你知道那小子炼出一颗那样的丹药能卖多少钱么?”

    面对问话,某渣识时务地摇头,假装自己不知道。

    某印又深吸一口气。

    “三只,至少是那三只丹炉的钱。”

    说到这里,她不由得头疼地扶额。

    只一下的工夫,她忽然直起身,撩开车前面的帘子。

    “王妃,有何吩咐您说。”

    “改道去陵西。”

    “这…爷?”

    “爷什么爷?你家爷是财神么?财神会抓贼么?改道去陵西!我要是不给这群强盗点儿厉害瞧瞧,他们还真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至此,凌绝不敢吭声,只是没听见云冥出声,便晓得他不反对。

    柳紫印静静地给十指拉筋:那么大的三只丹炉都偷走了,竟没叫人鬼发现。重要的还是只拿东西不伤人,看来这些家伙已经盯上我们丹庐很久了。

    “凌大侠。”

    “您吩咐。”

    “直接回别院,我要见姨娘和妹妹,你和一大哥他们清开闲杂人。”

    “是。”

    ————

    他们从岭南出来,本就被敌人追赶的偏离通往天吴的官道。

    此时去陵西根本称不上改道。

    没用上多久,两辆马车就一路奔回别院外面。

    马车之下正门而入,柳紫印还没下车,就感觉到别院里虽然看着还是那么祥和,但是气氛却不大对劲的样子。

    不需什么管事通传,她下车之后,便开启导航界面,朝着一个方向轻道:“姨娘、妹妹,我们回来了。”

    蓦然间,两道光影现身在他们马车一侧。

    见到灵狐母女俩刹那,她蹙了蹙眉头:“果然是出事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