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逆袭再现

第408章 联手

    “扑嗵”

    小沈受到多次重击之后,实在支撑不住,慢慢的跪了下去。

    大山高高扬起手中的工兵铲,瞪着眼珠子。

    “草泥玛的”

    话间刚落,工兵铲直接朝着小沈的后脑勺斜着砍了下去。

    “噗”

    小沈的后脑勺被掀开,一股热血溅出。

    “扑嗵”

    小沈整个身子瘫软,直接栽在走廊里,一动不动,没气了。

    大山和那个马仔跨过小沈的尸体,擦了擦脸上的血,说道:“走,找姚圣,今天必须把姚圣干死,找不到玉石,也得送姚圣上天堂。”

    “扯淡呢,大山哥,姚圣肯定比咱们了解楼内的情况,他藏哪儿我们还得挨个房间去找啊?那特玛的黄花菜都凉了,说不一定,这个时候人家早跑掉了,别耽误时间了,咱们也别瞎跑,在大厅等着,等大海哥一下来,咱们就撤,时间长了警察一来,咱们肯定走不了。”马仔连忙劝道。

    “嗯,有道理,走,大厅等着。”说着两个人朝大厅走去。

    “哎呀握草,这儿还有一个,这逼养的没跑啊,草,干他,一个不留。”大山刚到客厅,发现沙发上的何兵压根就没跑,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儿,抬枪就要抠动板机。

    “......大兄弟,我跟姚圣有仇,是你们救了我,请问英雄尊姓大名......你们是张云霄派过来救我的吧。”何兵也不是傻子,他亲眼看到,这伙人给姚圣干得四处逃窜,自己还以为是张云霄派人搭救自己的,所以并没跑,起身就要跟大山握手。

    “......草,什么情况啊?带走再说!”大山一听张云霄三个字,自己也懵逼了。

    “带走就是负担,他说是张云霄的朋友,那肯定是想自保,骗我们的吧,放了他,这事就会露,干掉算了。”马仔起了疑心,不耐烦的接着说道:“草,杀一个跟杀两个有区别吗?干掉!”

    “......小兄弟,我真是张云霄的朋友,要不我跟张云霄打个电话?你救了我,我不会忘了你们的......这样,打完电话再杀我也不迟。”何兵如同抓住一根救命稻草,闪动着可怜的小眼神,连连说道。

    “不用打电话了,是不是张云霄的朋友带走再说,这特玛的要真是张云霄的朋友,还真用得着。”大山自然熟悉张云霄,要真是那样,还张云霄一个人情也是不错的选择。

    ......

    十分钟之后,姚圣从门口的一个塑料垃圾桶里爬出来,浑身沾满餐厨垃圾,臭气熏天,情形相当狼狈。

    小孙从一楼梯梯下面的工具间里爬了出来,他在一个拐角找到小沈的尸体,不由分说,直接抱起小沈的尸体往外走,泪流满面的说道:“......沈哥,你咋这个时候倒下了,多少次联手,你都没失手......哥,是你带我出来的,我要把你带回家。”

    整个大厅被一股凄凉氛围所笼罩!

    激战之后的大厅,到处都是弹眼,密密麻麻。

    死不瞑目的小沈,翻着白眼,耷拉着脑袋,浑身不停的往地板上滴着血。

    亡命徒,亡命于此,灵魂在飘荡!

    .......

    这一夜,张云霄他们并没有合眼,在录完口供之后,已经是后半夜了,因为黑牛需要看一看,他也受伤了,不过是一颗子弹直接打透侧腰的皮肉,并无大碍。

    在看完黑牛之后,再次往市里赶,因为李万三伤势确实比较重,作为团队的核心,张云霄始终坚持一个原则,那就是只要有兄弟受伤,他肯定会出现在医院,哪怕帮不上忙,只要有时间,都得抽时间去看一眼,有时一陪护就是好几天,所以这个团队凝聚力总是很强。

    在去往市里的车里,张云霄冲着宋叔说道:“宋叔,这就给彪子打电话,用人之际,不能再特玛的儿女情长了,那样干不了大事。”

    “嗯,是得让彪子从阴影中走出来了。”宋叔点了点头,回道。

    “这一次,我们要全力以赴,我想了想,姚圣要是整不住,在固A基本就站不住脚了。回想当年,我们在西郊区把聂黑子干了,与大都会整了几个回合,不分胜负,但是大河地产把我们整歇了,贝家势力大,没整了,最后只能败走固A,要是固A守不住,我们往哪儿退啊?”张云霄考虑得长远,所以,他总是在提高站位去思考问题。

    “固A不能再退了,这块要是失守,基本退无可退了,这两天我一直在琢磨这事,不能退让了,回头再研究一下,大体思路我有了,但这次不能再大意失荆州了。”宋叔熬了一天,非常憔悴,使劲抬了抬眼皮说道。

    “行,回头咱俩再研究一下,不得有失了。”张云霄也非常困,眯着眼回道,接着说道:“录完口供,我就想,何兵的媳妇这次真特玛的添乱了,我们要是找不到何兵,那何兵的媳妇的口供几乎就能要了我们的命,这个逼娘们的,真特玛的该死。”

    “怨也没用,弄住姚圣估计就能救出何兵,我们得抓紧。”

    “彪子一回来,我们就开始行动。”

    张云霄与宋叔正聊着,突然张云霄的电话响了。

    “草,谁呀,深更半夜的还有人给我打电话。”手机屏上显示是陕西某地的电话,张云霄一皱眉,接着说道:“陕西那边我也没朋友啊?”

    说完张云霄把电话挂了。

    可是张云霄把电话挂了好几次,人家又打进来好几次,那样子非常执着。

    “你接吧,可能就是彪子那个喂了三年猪的战友,他不是陕西的吗?”宋叔在一旁提醒道。

    “行,可能是。”张云霄接起,直接问道:“喂,你谁呀?”

    “大山,大小的大,山峰的山,彪子的战友。”对方回道。

    “草,用得着解释那么清楚吗,大山啊,说,啥事?”张云霄一听,就明白了,真是彪子那位在部队喂了三年猪的战友。

    “我就直说了,我从姚圣手中抢走何兵,我在逐州,你过来领人吧。”大山开门见山的说道。

    “哎呀握草,何兵跑你们那儿了?这是咋回事啊?”张云霄懵逼的问道。

    “我们跟姚圣干了一仗,无意中把何兵救出来了,我联系彪子咋联系不上啊,你来就行。”大山再次说道。

    “行,我知道了,那谢谢大山了啊,你替我谢谢大海。”张云霄一听,喜上眉梢,回道。

    随后张云霄把电话挂了。

    “宋叔,咱们调头,去涿zhou接何兵。”张云霄一想,怕夜长梦多,赶紧说道。

    “这高速上调不了头,明天再说吧,咱们还是先去看看李万三,回头再去吧。大山能从姚圣那儿把何兵抢出来吗?我看不可能。”宋叔皱眉问道。

    “是啊,姚圣这次请的人绝对是职业杀,李万三和武振国两路人马都没截住,大山他们能行吗?”张云霄经过宋叔一提醒,也不大相信。

    “这事不着急,真在大山手里,何兵也不会受苦的,要是不在,这中间有什么猫腻咱不知道,坑咱们一把,那绝对没商量。”

    “坑我们不可能,抓没抓住何兵那倒是一个问号。”张云霄想了想,接着说道:“明天再说,必须去,我想何兵一回来,他那个傻逼媳妇的口供就会被推翻,李万三就能消案了,黑牛,小龙小虎都没事了。”

    众人无语。

    “操他大爷的,这次我要亲自拨弄姚圣!”张云霄鼻孔喷出长长的白烟,咬牙说道。

    ......

    涿zhou某出租屋内。

    “大海哥,找到那块石头了吗?”大山点了一根烟,问道。

    “没有,那块石头估计被姚圣给转手了。”大海神情没落,接着说道:“在姚圣的办公室扫荡了一番,就特玛的翻出10万现金来,我还特玛的在保险柜里找到一大堆欠条。”

    “都是人家欠他的钱呗!”大山问道。

    “草,还真不是,都是大山欠别人的钱。”

    “不可能啊,都说姚圣独霸固A一方,他不可能欠别人的钱,是不是搞错了?”大山一脸疑惑,“不对,要是姚圣欠别人的钱,那说明玉石还在,那玉石要是出手了,姚圣最少能发一笔大财,欠的钱也有可能能还上,就不会出现这么多的欠条。”

    “嗯,这会你分析得还有点道理,说明玉石没有出手。大山,我们还得抓紧弄一把姚圣,这10万现钱真撑不了多久,再过两个月,咱们又该进山收玉了,要是这玉石找不到,换不回钱来,今年收玉的事又得泡汤。”大海愁容满面的说道。

    “大海哥,这回真得跟彪子他们合作了,他们想找回何兵,而我们想找回玉石,双方有合作的空间,最主要的是,彪子他们对当地熟悉,我们可以优势互补,找玉石就方便多了。”大山分析道。

    “......行,也只能这样了,姚圣被整了一把,肯定会提高警惕,再说了,再整一把不可能像这一次这样顺手,因为人家有准备了,与彪子他们联手是个好办法,就这样吧,明天你联系一下彪子,时间要快,不能拖了。”大海说完,朝卧室走去。

    “草,你不是怕人家漏了吗?咋转变这么快呢?”大山看到大海态度三百六十度大转变,挺来气的问道。

    “那特玛的什么事总不能扛着石头不换肩吧,情况有变,我们就得变,这叫审时夺势。”大海刚要跨进卧室的门,回头说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