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圆月诛心

第四章第四章 策

    承山梳理着新同事的关系,仔细分析收集来的灵力,大家表面上和和气气比较团结,但实际上却在勾心斗角,尤其是到了管理层,这种情况特别突出。

    不过承山并不在意,他只想找个地方散散心,只想用新鲜事物冲淡渡劫的回忆,他回学校后也只想见一个人,那就是李润莹。

    “今天还好吗?”润莹的笑容还是那么灿烂。承山回到学校时已经快七点了,但是润莹没吃晚饭,在餐厅门口等着他。

    “还好,你呢?”承山冲润莹点了点头。

    “我们先去吃饭吧,你一定饿坏了!”润莹拉着承山的手,走进了一号餐厅,已经过了饭点,可选择的余地很小了。

    承山一点儿都不饿,选了几样润莹喜欢吃的,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来。

    “今天见到董事长了吗?”承山想知道润莹到底在浩南集团干什么?

    “没有,董事长还没回来,今天学了一天资料,你呢?”

    “今天分配到销售部,见了销售运营总监和几位部长,也给我安排了工作。”承山淡淡的说道。

    虽然销售部的运营总监体型非常臃肿,但他却心思机敏,而且工作经验丰富,让承山非常佩服。不过他有一个坏毛病,就是见到年轻的帅哥后非常兴奋,话也很多,有时甚至动手动脚,特别是像承山、崇业这样新毕业的大学生。

    承山还可以忍受,但那几位销售部长就不吃他这一套。按理说,销售部长是运营总监的直接下属,应该对他言听计从,但是他们三个似乎并不买余总监的账。

    张立范比较和善,面子上还算尊重余总监。

    丁志涛相对狡猾,而且他的能力一般,认为工作就是谋生的手段,对项目也没有太多的热情,只要余总监分配的工作,他答应的非常痛快,等到真正干起来,就会推三阻四、东躲西藏。

    承山最了解的就是赵乐鹏,他发现赵部长非常聪明,性格开朗直爽,有一说一、绝不含糊。他接受不了余总监那种啰里啰嗦的口气,但却会认真分析他的指示要求,发现问题及时指出,落实起来坚决彻底。

    但是赵乐鹏有一个最大的问题,他说话非常直接,得罪了不少人,有时甚至让余总监下不来台,不过他的业绩完成得最好,余总监也无话可说。

    而且他来公司比较早,是销售部的元老。他刚来的时候,当时的销售运营方案不是现在的线上推广与线下销售相结合,而是开加盟店、找赞助商,由于赵乐鹏曾经干过加盟店的店长,因此公司就派他去一个加盟商那里,干了半年多的加盟店监理,也就是协助对方开店。

    后来公司经营方向转变,不再采用加盟店模式,因此才将他召回总部。

    按照常理,外派人员的薪资都相对较高,他回来后依然拿着外派时的工资,没有做出任何调整,因此赵部长是销售部长里工资最高的,也因此引起了别人的嫉妒。

    承山向润莹简单介绍了一下公司的人事关系,又聊了会儿学校里的事,他们两个都已经准备好了毕业论文,所有的考试也顺利过关,就等毕业论文答辩,拿学位证书了。

    “毕业后你准备住哪里?”还有不到两个月就毕业,如果润莹决定留在这个城市陪着承山,那就应该找一个落脚的地方。

    承山和爷爷奶奶同住,两位老人年事已高,他们的观念也接受不了未婚同居。承山想好了,如果润莹决定留下来,他会主动租一套房子给润莹住。

    钱不是问题,而且还有童俊文和周怡梅的帮助,只要润莹愿意,任何问题都好解决。

    “我已经找好地方了。”润莹微微一笑。

    “是吗,在哪里?什么时候找的?”承山有些意外。

    “是干妈帮我想的办法。”看到承山吃惊的样子,润莹觉得有些得意。

    “干妈?你是说,童悦婷的母亲,杜长英?”承山前几天才听说认了这门干亲,现在又有了这样一件好事,更让他增加疑惑。

    “没错。”润莹点了点头。“他们家有一套小别墅空着,干妈就让我先住过去,给他们看着房子。”

    “哦,原来如此。”承山知道童氏集团非常有钱,而且杜长英掌管着财政大权,他家有几套别墅也并不奇怪。但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承山觉得还是小心为妙。

    “她会不会对你另有企图?”承山提醒着润莹。

    “能有什么企图?”润莹冲着承山顽皮的眨了眨眼。“她家只有一个女儿童悦婷,又没有儿子。”

    “如果有儿子,你就准备嫁过去吗?”承山故意这么问道。

    “那倒是可以考虑考虑。”润莹煞有介事的考虑了一下。“你说可以吗?”

    “当然不可以了!”承山一把抓住润莹的手腕。“你休想逃出我的手心!”

    说完,两个人都哈哈一笑。

    “我本想先在你单位附近租一套房子,等我们攒够了钱,就买一套自己的。”承山说着心里的打算,他从来不喜欢打空头支票,而且对于婚姻问题也非常慎重,既然润莹愿意留下来陪他,承山就应该有所表态。现在,承山已经毕业可以自食其力,而且还拥有了神奇的力量,资金问题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不用那么着急,有个地方住就可以了,只要你对我好就行!”听润莹这么说,承山真有些激动。

    他们两个虽然都是名牌大学毕业,也有了正式的工作,但是想仅凭自己的力量买一套房子,根本不现实。承山无法说出自己的真实情况,又不愿让润莹受委屈。不过他打定了主意,等过些日子稳定后,他就说爷爷奶奶给了一笔钱,让他买房子去,尽早把这件事情解决,也好让润莹的父母放心……

    实习的第三天,承山和崇业都早早的来到了单位,他们虽然分在不同的销售小组,但是新入职的员工要组织集中培训,他们两个近期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学习。

    不仅要学习产品知识,还要学习集团的经营理念和企业文化,最重要的就是新项目发展方向,虽然总是变来变去,但是作为集团的一员,必需紧跟领导的指示,千万不能掉队。

    “童氏集团是白手起家,真不容易!”崇业翻看着集团的宣传画册,上面写了童氏集团几十年的发展历程,从童兴海和韩凤娟,到童俊文、童俊武和杜长英,这个家族企业几十年来经历的风风雨雨跃然纸上,讲述着独特的企业经营理念。

    “先生存,后发展;边发展,边规范。”承山不由自主的念了出来,他非常赞同这种发展理念,任何事物想要从小变大,必须持之以恒、坚持不懈,能生存下来才是王道!

    “童氏集团的竞争策略是‘错位竞争’,立足于开发‘相对无竞争领域’。”崇业也选了一段重要的文字念出声,不过他没明白其中的意思。“承山,什么是错位竞争?什么是相对无竞争领域?”

    承山想了想,回答说。“错位竞争就是企业避开竞争对手的市场优势,以己之长攻彼之短,就是人有我无,人无我有。避免产品与业内其他对*同,开拓竞争压力相对较小的产品系列。”

    “我明白了,不过现在还有这种领域吗?”崇业点了点头。“现在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何处没有竞争压力?还有那个领域相对空白?”

    “就拿咱们的电商平台销售来说,现在几大电商平台已经把市场瓜分殆尽,我们硬要进来插一脚,还想同他们竞争,这不是天方夜谭、痴人说梦吗?如果是在几年前,或许还有希望,现在冲进来,岂不是等着当炮灰?”

    “小声点儿!”承山提醒着崇业。“在没有搞明白之前,先别乱下结论,尤其是新人,最好先管住自己的嘴巴!”

    崇业微微一笑,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好,那我就听你的,先管住自己的嘴巴!”

    他们正在讨论,只见余总监走了进来,他笑嘻嘻的看着两个年轻人,让承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小伙子们,学的怎么样啊!”余总监尖声尖气的问道。

    承山他们赶忙站了起来。“正在学,余总监。”

    “你们坐、你们坐,不要紧张!”余总监翻看着桌上的资料,似乎兴致盎然。“感觉怎么样?理解不理解公司的经营理念?”

    “还好吧,不过感觉压力比较大,想发展起来还真是不容易。”崇业喜欢出头露面,而且他也认为自己学了很多。

    “没错!现在竞争压力就是很大,但是只要努力,就会有结果的!”余总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不好意思,我先接个电话。”

    承山可没闲着,顺手就收集了余宗淼手机上的灵力,仔细分析了一下,微微吃了一惊,发现一场风暴正在酝酿中。

    难道又要逼他出手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