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护国公

第四八四章 广州大罢工

    “好戏终于开场了!”

    锦衣卫广州站的楼顶,罗信兴趣盎然地举着望远镜,看着远处的街道说道。

    罢工终于开始了。

    而且发展势头迅猛,第一批由那些锦衣卫组织起来的工人,数量还不到两千,毕竟他们不是什么真正强力的地下组织,锦衣卫也还没进化到这种能力。就是各人因为平日扶危济困拉拢部分工人,这些工人再有些亲戚朋友同乡,他们借着此事鼓动,也就跟着一起了,但要说能够在工人中间组织真正的大罢工,这是肯定做不到的。

    但他们就是点燃导火索而已。

    就在他们喊着口号,举着旗帜走向府衙的时候,路上立刻就有越来越多本来就处于爆发边缘的工人们相继加入。尤其是那些从码头到工厂之间运输的苦力,因为缺少足够数量的马匹,目前广州城内货运更多使用人力的大车。

    实际上人力比养马更便宜。

    这些苦力的烂命,在那些资本家眼中还不如马值钱。

    他们也是最底层的。

    毕竟像缫丝这样还得技术,而拉车不需要什么技术,那些被赶出土地的农民基本上都是从这一行开始,尤其是还有大量童工,十二三岁就不得不跟着大人,一起拉着沉重的炭车往返工厂和码头,这一点倒是和此时英国一样一样的。

    其中自然少不了高州,罗定二府的。

    而被抓的工人也是这两府。

    当这支队伍最初以为他们鸣冤的口号走向府衙时候,这些同乡的,甚至有可能互相认识的苦力,也迅速加入了其中。

    他们的加入让人数暴涨。

    数以万计的工人和苦力汇聚后也让口号开始改变,毕竟真要说起来其实绝大多数人关心的都不是那几个工人,他们又不认识后者,只是需要发泄一下心中积聚这些年的苦难。他们憋了这些年的怒火,需要一个彻底的发泄,他们没有别的发泄渠道,正好这些游行的给了他们吼出来的机会。

    他们真得忍无可忍了。

    尽管他们生活在一座本应该代表历史发展潮流的城市,生活在被现代人赞美的封建时代向资本主义过渡的进步空气中,但这对他们来说却是真正的地狱。自由资本主义的确代表着进步,欧洲人依靠自由资本主义造就了现代的富强,然而现代欧洲人脚下踩着的,是一片厚达一千米的白骨和鲜血。只不过现代人看到鲜花,看不到鲜花下面腐臭的烂泥,是无数平均寿命十五岁,五岁前死亡率百分之五十七的贫民,用他们一代代的尸骨堆起了现代的欧洲。

    而在自由资本主义最血腥积累期里,那些欧洲新贵们做过的,这个时代广州的乡贤们一样,同样三百年后民国资本家能做的,他们的这些祖先们也不会落后。

    每天十七八小时的工作,低到买地瓜都根本吃不饱的工资,皮鞭甚至带枪的监工,殴打甚至吊在烈日下的惩罚……

    资本家的心都是一样黑。

    没有时间的区别也不会有国籍的差异。

    尤其是当他们没有国家控制,或者说他们就是国家控制者时候,他们的凶残在利益驱动下,在这片完全属于他们的土地上,如同春天的野草般疯狂生长。广州的乡贤们,利用这个特殊的时代,利用一个没有实权的君主,让自己一下子跨越到了自由资本主义时代。他们的确在不到十年里造就了一座财富之城,每年流入这座城市的白银不下千万,而杨庆开挂也仅仅是比这里的稍微强一点点。

    但这辉煌踩着的同样是尸骨。

    对于这座城市的工人来说,他们过的日子还不如当佃户。

    如果说当佃户是饥寒交迫。

    那么当自由资本主义制度下那些资本原始积累的工业奴隶,那就完全是在一个暗无天日的地狱了。

    真不如当佃户啊!

    佃户饿惨了还能啃草根树皮,这广州城里连观音土都没有,那些有钱人家阴沟里捞出的米渣子,清洗晒干再蒸一遍,都能成为贫民窟里那些伤病被踢出工厂的贫民美食。李自成说陕北饥荒时候,那些饥民连苍蝇都吃光了,这里没有饥荒都有人吃,饥民是土地产不出粮食饿死,这里有的是粮食却依然每天有的是人饿死。

    这是一个深渊。

    他们就是深渊中的居民。

    他们每天能做的,只是仰望天空祈求拯救,如果没有对比,这些贫民说不定还能忍耐更长时间。

    毕竟欧洲人忍了几百年。

    可杨庆在这片深渊周围摆了一圈的鲜花,还打上了灯光,让这些深渊居民们睁开眼就能看见,那么他们还能忍到现在,真得已经可以说是太善良了。原本无论工人还是农民,最大的梦想就是有一天朝廷收回广东,这也是支撑他们在这座深渊里挣扎求生的最后一点希望。然后乡贤们一时脑抽,或者说对他们太过于无视,不但自己在报纸上炒作献上两府,而且还为了吓唬那些地主和资本家们,还煞有介事地评论朝廷已经对广东下手的问题……

    他们也不想想,这是这座城市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期盼的啊!

    多少人会在心中为此欢呼啊!

    然后他们再自己把这个否决,用一盆冰水在刚刚因此而欢呼的工人头顶当头浇下……

    真得没法忍了!

    民间瞬间就变火药桶了。

    从昨天晚上开始,就不知道多少人在怒火中辗转反侧,而这场游行直接点燃了导火索。

    很快就有附近工厂的工人,不顾那些监工的阻挡,纷纷跑出来加入游行队伍,然后他们很干脆地喊出向朝廷请愿,要朝廷收回桂藩的口号。这时候甚至超出组织者控制,尽管那些隐藏的锦衣卫,还按照计划试图先去府衙,但很显然这些家伙点火之后已经控制不了火势。很快原本是向府衙的人群,开始直接转向锦衣卫广州站这边,这里集中着朝廷在广州的所有驻扎机构,恍如咱大清时候北京的东交民巷一样。

    工人不可能去南都请愿。

    到这里向那些朝廷派驻桂藩的官员请愿是唯一选择,然后他们的这个举动,让原本的游行真正变成了总爆发。

    这才是所以工人想要的。

    其他什么涨工钱,减少工作时间之类号召力都有限,只有这个才是真正直接震撼所有人心的。游行队伍喊出的这个口号,立刻在整个广州城内回响,吸引所有听到的工人冲破监工阻挠走出工厂。甚至还有那些原本参与游行的主动跑出去,到附近那些有亲戚朋友的工厂,去招呼这些工厂的人出来加入。

    同样也不再以高罗二府为主。

    无论广州本地籍,还是其他各府因为失去土地而跑来的,统统加入了这场游行,所有的贫民窟里,所有的工厂里,一条条小巷中,甚至包括城外的,就连那些女人,小孩也都跑出来。原本还试图维持的官府,在这爆发的洪水面前完全瘫痪,匆忙从桂王府赶回衙门的知府,甚至被吓得紧接着躲起来。几伙试图抓人回去干活的护厂队,面对这场面也全都吓得掉头逃跑。

    不跑都有可能被踩死。

    “何吾驺来了!”

    罗信身旁那个太监看着下面街道说道。

    这时候游行队伍距离已经不到半里了,那些乡贤们不会允许他们跑到这里请愿的,他们还想用民意来阻挡杨庆呢,要是让这些工人来向锦衣卫或者税务司递请愿书,那他们还怎么玩民意?就昨天他们那几千人的游行请愿,和现在广州几乎阖城贫民齐出的游行请愿比,连他们自己都觉得像是一场闹剧。同样无论锦衣卫还是税务司,也都会立刻把广州百姓的请愿送到南都,剩下就是女皇陛下顺应民意收回广州了。

    你们不是讲民意吗?

    这无疑就是真正的民意了!

    话说此刻还不知道多少乡贤在骂陈邦彦的馊主意呢!

    “他不是快死了吗?”

    罗信笑着说。

    下面的街道上,一辆敞篷马车载着何吾驺匆忙向前,两旁跟着跑步的仆人,而后面跟着桂王府的侍卫和咨议局自己的护卫队。

    不过桂藩的护卫军还没出现。

    目前桂藩两个护卫军,每个军两万人,另外还有一万是虎门和崖门两处炮台守军,再加一支内河水师,其中护卫第一军军部就在广州,但驻城外的大营,第二军的军部则是韶关这个主要前沿要塞。这就是桂藩的防御体系,反正他们只要能守住珠三角就行,其他地方交给民团,第一军统制是老将王得仁,至于左梦庚,几年前就已经被桂王给毒死了。

    毕竟他身份特殊。

    一开始广东士绅还得靠他带着得那些左良玉旧部,但新军训练起来以后就看不上这些人了,收买了王得仁和几个将领后,对于他们的老大左梦庚,直接就毒死就算暴毙了。

    否则对杨庆那里也不好交待。

    毕竟左梦庚是左良玉的儿子,当年造过崇祯反的。

    “快死也不行啊,快死也得顶上去啊!”

    那太监笑着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