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梦入红楼

第八零四章 决战

    京城九门,惨烈的攻城战已经奏响了两日。

    自古来攻城战都是最惨烈的战场之一。城楼下血沫与尸首凝结成一片,鲜血铺红了城墙。

    无数士兵们的生命,不过是野心家达成目的牺牲品而已。

    康亲王的大帐,探子来报:“王爷,北城五十里之外,发现大量骑兵,预计不下两万。后面还有不下三万的轻装步兵......”

    “报,西面发现边军......”

    “报,南边的近三万锦衣军缇骑距离京城只有不到六十里......”

    康亲王面色阴沉的怕人。

    这些人马,都不是他的,那么很显然,这些都是朝廷的人马。

    朝廷的人马,怎么可能来的这么快!!

    他举得旗帜是京中发生叛乱,他是率军平叛的。可是几日前,他图谋造反,兵围京城的消息就开始大传天下。

    虽然他们也立马派人以谣言遏制,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人心逐渐朝着真相的一边转移。

    但是他以为,等到天下人反应过来,他早就登基称帝,顺者昌逆者亡了!

    前朝永历大帝不是同样造反夺位,但是他成功之后,天下人不是照样尊他为帝,且被后世传唱为一代圣君吗!

    可是,如今才过去不过区区五日,勤王大军便兵临京城?

    放在史书上都未必有人信!

    “王爷不必担心,如今我们手中兵力近二十万,就算他们有三路援军,兵力照样敌不过我们。

    只要我们破了城,这些兵马,未必愿意与王爷作对。到时候,说不定正好用来镇压不臣。

    所以,为今之计,我们只需要派兵去滋扰,阻拦他们靠近京城,然后尽全力破城。

    只要城破,则大事定矣。”

    谋士如此对康亲王道。

    “传令,令裴总兵阻击南面,蔡指挥使阻击西北,秦将军阻击北面。其余所有人,同时全力进攻九个城门!”

    “是!”

    ......

    贾清、王子腾、牛继宗等数位军中大佬齐齐立在城墙之上,纵览全局。

    牛继宗道:“逆王开始慌了。”

    王子腾道:“代表着,最惨烈的攻防战马上就要开始。”

    转过头,王子腾道:“听闻你还留有后手,逆王马上就要拼命攻城,这个时候该拿出来了吧?”

    这几日的守城战,王子腾看见了火器在城防中的巨大优势,观念有了一些改变。

    他之前无意中闻得贾清还有一种武器没有搬出武器库,便忍不住问道。

    贾清笑了,而后神秘道:“还有半日......”

    王、牛等人皱眉。

    贾清脸上的笑容,无论怎么看都像是胜券在握的感觉。

    ......

    京城南北两边,史鼎和詹旲手中几乎同时收到一封内容相差无几的信。

    史鼎的副将看了之后,道:“侯爷,你这后辈莫不是跟你有仇,要叫你去当炮灰?”

    “放屁!”

    史鼎一把拿回了密信,道:“就按上面说的办!”

    南边,詹旲却有些犹豫。

    原禁军副统领吴枈道:“詹大人,行百步者半九十。进一步,加官进爵,退一步,大人这一趟,便是无功而返。

    如何取舍,大人应该清楚。”

    吴枈是被骗调出京的,待他发现之后想回京,已经没有路了。

    他不蠢,只见围城的人是康亲王,便已猜到大半真相。所以没有贸然靠近京城,而是带领亲信暗中联络勤王之师。

    待听闻詹旲带大量缇骑北上勤王之时,他便果断前来投靠。

    虽然论品级,他还比詹旲高半级,但是这个时候,兵就是权!只要在这次平叛中,南镇抚司立下大功,他便可以将功补过,还能再立一功。

    而且,他知道,詹旲是正庆帝的人,相对值得信任。

    “好,就依太保大人的意思!吴将军,你为前锋,我在后面为你压阵!”詹旲豪气干云道。

    吴枈看了这无耻之徒一眼,没说什么,转身调兵去了。

    半日后......

    西城下的一间民房之中,守城将军来报:“秉太保,逆王大帐左右两侧出现大量偷袭骑兵,逆王调动近超过五万大军阻击,西城攻势骤缓。”

    “好!”

    贾清大喝一声,直接对屋里众“泥腿子”道:“万事具备,就看你们的了!”

    来到地图之前,贾清指着上面圈好的一处坡地道:“等会我会命令城楼上百门大炮齐射,然后骑兵杀出掩护,你们便迅速将八门‘长脖子’推到这个地方。

    记住,你们只有半刻钟的时间装填与调整方位和角度!

    邱三,这几日我叫你天天上城楼,你可看清了逆王大营的中心王帐了?”

    只要你一炮中靶,不管有没有炸死逆王,京营即将成立的火器司郎中,便是你的了!

    要是你小子运气好,炸死了逆王,嘿嘿,就算给你个世袭爵位,也不是不可以!!”

    郎中,朝廷中心衙门的第三个官阶,从三品。至于世袭爵位,呵呵,公侯伯子男,最低正二品,最少可传三代。那就不是可以用官阶来衡量的富贵了......

    见勾起了这些火器匠人的野望,贾清微微一笑道:“第一炮过后,不管有没有击中,你们都要有多快炸多快,最好将整个大帐夷为平地,听明白没有?”

    “明白!”

    ......

    超远距离的火炮守城并没有太大的优势,所以贾清之前都没有用出来。

    用出来,被敌人看见,则有了防备。

    如今决战时刻到来,再全部拿出来,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他要一举摧毁叛军的指挥中心。

    要是顺带把康亲王给炸死,那就再好不过了......

    “轰轰轰......”

    漫天的火炮声,哪怕远在数里之外的康亲王都能听见。

    他走出中心营帐,道:“这是什么声音?”

    一会属下来回:“报王爷,城楼上忽然出现上百门大炮齐射,将士们炸死炸伤无数,而后叛军大开城门,冲出数千骑兵出来......”

    “王爷,他们这是要与我们决战了!先是两边出现偷袭骑兵,如今他们又开城门,这是准备偷袭我方大帐!”

    谋士如此分析道。

    “哼,如此伎俩孤王岂能看不出来?他们以为派几只骑兵就能调空孤王周围所有兵马?

    异想天开!

    不过他们竟然敢开城门,简直是天助我也。

    传令,暂时不管两侧人马,命营中待命的所有将士,全军出动,一举杀进京城,杀光所有叛军!”

    康亲王冷笑一声。两侧虽然有数以万计的敌军,但是至少还有二十里远。城门,则近在咫尺。

    排除他派去阻击敌军的六万大军,他这里护卫王帐的都还有数万军士,而且是他的亲信。一气杀上去,铁定能破城!

    康亲王眼中突然火热起来。

    看来城中的人也是好胜心切,终于露出破绽......

    大事,可期!

    中心王帐旁边有一个专门搭建的了望塔,康亲王爬上去,准备亲自指挥这至关重要的一战。

    站上近十丈高的了望塔,康亲王举着西洋望远镜,终于看见了战场。

    与士兵回报的无二。

    漆黑的城墙上冒着浓浓的黑烟,数千骑兵扇面杀出,将自己这边被炸伤的士兵一一收割......

    虽然自己这边死伤惨重,但他不以为意。

    打仗哪有不死人的,这已经是敌人最后的猖狂了。只要这几这边的大军出营,便能瞬间吞噬掉这些人。然后在对方来不及关城门之前,冲进京城,杀光反抗者,登临大位。

    咦?那是干什么的?

    康亲王忽然发现那黑烟袅袅的战场中,穿梭这几只“小蚂蚁”,不细看还看不见。

    似乎,用车推着什么家伙什。

    是火炮?

    康亲王觉得匪夷所思,骑兵配火炮,这是鸡肋吗?

    谋士见康亲王面色有异,便问何事。

    康亲王将望远镜给谋士,并道出他的疑惑。

    “不好,王爷,他们好像是想炸王帐!”谋士惊叫道。

    另一个谋士立马嘲笑道:“胡说,这里与城墙至少隔着六七里地,炸王帐,开什么玩笑?”

    “是啊,所以他们在把火炮往前推!”

    “是么。”另一个谋士也举起望远镜细瞧了起来。

    “呵呵,你看他们又不动了。

    这么远,就是传说中射程最远的车弩也不可能达到,火炮?曲先生是在说笑吧!”

    康亲王秉着小心无大错的心思,道:“不论他们想做什么,传令骑兵出动,将这些人截杀!”

    第一个谋士始终盯着那些人,见那些人停下之后就在不停的调转火炮,最后的方向,赫然就是他们了望塔这边!

    “不好王爷!速速下塔!!”

    不用他提醒,康亲王爷也看见了。虽然心中同样认为火炮不可能打到这边来,但是被这种东西对着,任谁都不可能坦然。

    康亲王想了想,终于决定先下去。

    可是,他们下塔的速度如何比的过炮弹飞行的速度

    一道火影,带着优美的弧线,划破天际,击碎了望塔,砸落在大帐中心顶上。

    顿时,无数碎片同样带着高温和火焰,伴随着一声炸响,向着方圆数十丈激射。

    ......
Back to Top